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一个时代的自谋出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3 11: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阶层的出路

中午点了外卖,超时很久,饿到内心焦躁,本打算质问外卖员,顺带给个差评。一开门,是一个喘着粗气的中年妇女,递过来外卖和不安的眼神,身后雨水沿着雨披一路淌到六楼。

应该是个不善言辞的乡下女人,连句“雨太大”“不好意思”之类的也不说,只会站在门外搓着手。看上去是起码生了两个孩子的母亲,孩子还在老家留守的那种,就像我那些把孩子留在老家出去打工的表姐表妹。我把脸色匀了匀,挤出一点微笑,跟她说了声“没事”,她才放心地下楼去了。

吃完饭外出,打了个网约车。司机是个70后,之前做生意亏了本钱,无奈把一双儿女送回农村老家,用仅剩的本钱买了辆二手比亚迪“秦”。

“我每天最少跑14个小时,一般早上7点多到晚上11点多,节假日也不休息。收入还好,1万左右,一年就能把买车的钱赚回来,现在做生意难,一年能回本的生意还不错啦……开网约车车看得见摸得着,比干别的稳当,自己勤快点就行……现在没有什么补贴,平台抽成也多了,没那么好赚钱了……”

“不好意思,等下前面要绕下路,群里说前面那条路有运管,最近运管抓得凶,看来年底要‘冲业绩’了,哈哈。第一次被抓罚款1万,扣三个月驾驶证,第二次就要罚2万,被抓一次日子就难过了”。

……

虽然打开了话匣子,后面颇多抱怨,全程他都开得很稳当,也很有礼貌。

晚上回来,收到丰巢短信,原来早上当当买的几本书就到了。快递小哥风里来雨里去,这效率,简直没谁了。

今天,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外卖小哥、快递小哥和网约车大哥,他们为我们的生活带来许多便捷,效率通常都堪称时代典范。而他们的努力、不屈、正能量,也是这个时代一个阶层自谋出路的生动写照。

人们为何焦躁?

时代越发展,让人不爽的事会越多,一方面是因为社会越来越多样,人们越来越不同,不同的想法、做法、玩法,难免让更多不同的人有意见;另一方面是因为传播的速率太快,以往远处不好的消息就是一阵风,并不会过多地打扰个体生活,如今鲜活得仿佛就发生在身边,而且每天都在不断堆积。个体更“联网”,也更容易被点燃、被裹挟。这是这个时代越来越焦躁的重要原因。

可惜谁都没找到好办法,以往社会管理者统一思想、“一言堂”的压制早已过时,科学技术的发展、传播的零散化也已将信仰、思想、偶像们击碎,叽叽喳喳的现代语境又令人无所适从,个体命运更加难以把握,这是时代的悲剧。

更直观的是科技、机器对人的取代。科技越来越发达,资本要求的回报率越来越苛刻,使人们往往还在懵圈状态,突然间就被淘汰。当年的下岗职工还能有个商量,要个说法,今天被淘汰的农民工们不可能去跟科技、资本、机器较劲。

当这个时代都不能提供好的解决办法,无数个体的自谋出路,就是这个时代的终极出路!

当我老家许多在外务工的亲戚们、乡邻们都在感叹房租、物价越来越高,工资却很多年没涨过,社会福利更是从来没享受过,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却看不到改善希望,他们的生活无疑比香港那些闹事青年难过得多,但他们并没有过多去抱怨、去呼喊,甚至去游行示威、去打断别人的生活,他们所做的,是让自己更努力,更节俭,或者另觅活路——比如送快递、送外卖、开网约车,这不仅是自谋出路,也是底层人民给这个焦躁时代的正能量。

回过头来看香港,香港社会固然存在着更严重的阶层固化,底层人民生活艰难,难以看到希望,而整整一代人失去了父辈、祖辈们“刻苦耐劳、勤奋拚搏、开拓进取、灵活应变、自强不息”的狮子山精神,也是重要原因。

因此一面是时代令人焦躁无可奈何,一面是内在文明的不断遗失,这正是许多不良社会现象涌现的根本原因。

时代无解,文明有解

中国近代以来的核心主题,就是西化,学习西方先进科技、民主、思想、管理、艺术、生活方式……至今,从每座城市到每家企业到每个个人,无不以“国际化”为殊荣。当香港从各方面都堪称整个东方世界最国际化的城市、最国际化的人民,我们却看到,他们并没有变得更好,反而更加焦躁不安。

我较为赞同梁漱溟先生的观点,中国向来不是阶级对立的社会而往往是职业分立的社会。所谓阶级,必然是一个阶层垄断生产资料、地位,另一个阶层处于绝对从属地位。我国古代虽有地主“阶级”,但其地位和土地并非垄断:地主们往往由农民发家而成,死后分家、摊薄,往往不几代又变成农民;农民们只要勤劳肯干,加些机会,往往也能变成地主,正常年份,只有好吃懒做、嫖赌抽的懒汉才会过不下去;实际生活中,中小地主与农民也并无深仇大恨,差别在于地主吃住更好一些,无非年景好的时候农民吃粗粮地主吃细粮,到了灾年农民啃树皮地主也多半得吃糠,这跟现在我们吃顿好的得盘算半天,而有钱人天天山珍海味是同一个道理;许多地主还是乡绅,还肩负着调和村民关系,推动乡村发展的重任。

正是各自勤奋、各求前途、“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构成了我们几千年的社会稳定和文明传承。

如是,当一个时代遇到危机,也往往有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对外转移,比如打一架,走出去抢老弱病残,革个命,或者“文明”一点搞金融战、贸易争端;另一种是向内求解,平复心情,强壮自己,激发潜力,呼唤爱与和平。

前者是西方文明思维,后者是东方文明习惯;前者是香港闹事青年的选择,只不过实力不够,只好怂一点偷偷搞破坏,我不爽也要让身边的人都不爽;后者是“土不拉几”的广大农民工们的选择,听说时代要淘汰我,我只好更努力一点,或者改行去送快递、送外卖、开网约车……“我命由我不由天”,而希望,永远都在。

为渺小的希望保驾护航

我们仍然要相信这个时代,它会不断“上新”,新服务,新思维,新经济,新群体……今天,我国已经有300万的快递小哥,500万的外卖骑手,3000万的网约车司机,在传统行业就业形势不乐观的情况下,不等不靠、不要不闹,自谋出路,顺带为国家贡献数千万的有效就业。

我所认识的,就有不少人去做了这些“新服务”行业,在上海他们的平均收入在8000-12000元之间,相当于许多大学生、普通白领的收入。而且上手快,即使刚出社会不久的年轻人,只要肯吃苦,干不了多久就能轻松到达这个收入。

相比以往的工厂打工,快递、外卖、网约车无疑让他们更为满意。虽然辛苦,但赚得更多,而且明明白白。规则订立得很清楚,摆在明面,多劳多得,更加公平,自己管理自己,也更有事业感、积极性。做得好的月入2万,甚至3万,扎根城市也更有希望。

这点希望来得并不容易,房价的高昂,社保的缺失,户籍的鄙视链,技能的缺乏,农民工群体扎根城市的困难依然巨大,而这些“新服务”行业给他们带来了一些希望——也只有以希望为烛火,人人努力,各求前途,城市才会有活力,社会才能有希望,国家才能有前途!

这一盏盏真切、微弱的烛火,在时代的大风大浪前,更需要上上下下去珍视:

今年的国庆大阅兵,我们欣喜地看到了外卖小哥的身影,又何尝不是快递小哥、网约车大哥的身影;

各级政府的管理,不能以旧思维管控“新服务”,对“新服务”行业应当有充分的鼓励和保护,比如“只有本地户口才能开网约车”的地方狭隘保护,比如城市运管对网约车的过度抓捕、惩治。利用好网络“新服务”平台,既是解决社会就业的重要方式,也是保障民生、提高社会效率的重要内容。而政企联合共管,也是比单方面的政府罚款、堵塞,更合理、更人性的管理手段;

广大民众,则需要对各种外卖、快递、网约车小哥们多一些尊重和理解,他们自力更生自谋出路,与我们一样养家糊口,为社会做着贡献。调研中,许多市民、白领们,依然对“外地””服务员”存在着过度的优越感甚至是“歧视”,这是最令这个群体感到挫伤的情况之一;

平台企业,则应从更长远发展,对员工更负责、更人性的角度,加强对“新服务”从业人员们的技能和文化培训、关爱,提供基础的企业福利,当然,最好能先把社保给交了。

当这个时代给不了人们答案,作为个体的我们,谋自己的出路,就是谋国家的出路,争自己的人格,便是争国家的人格!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qspyq2015),作者刘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