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莆田创业网 创业网 创业资讯 查看内容

当台湾榨菜哥吹起了“彩虹屁”

时间 : 2019-10-11 09:52

作者 : 互联网创业

 查看 : ( 120 )  评论 : ( 0 )

摘要 : 前天晚上,一则来自于宝岛台湾的视频突然窜上了热搜,极短时间内阅读量就突破亿万大关,相关话题甚至引起了紫光阁,共青团等官方声音的关注,打破了节后围绕NBA事件所展开的主流舆论风波。在这段来源于台湾财经电视评 ...

前天晚上,一则来自于宝岛台湾的视频突然窜上了热搜,极短时间内阅读量就突破亿万大关,相关话题甚至引起了紫光阁,共青团等官方声音的关注,打破了节后围绕NBA事件所展开的主流舆论风波。

在这段来源于台湾财经电视评论节目的视频中,曾经嘲讽“大陆人吃不起榨菜”而引起大陆网友关注的黄世聪,一改往日对内地评论的话风,竟然对我们的国产大飞机C919和用来造飞机的联想AR技术吹起了“彩虹屁”。

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对大陆的北斗导航系统有过了溢美之词,但网友们还是被他激昂表达所形成的前后反差给逗笑了。鉴于过往,其“吃不起榨菜”言论后被内地企业送了几箱榨菜,热心网友纷纷在热搜后面调侃评论:骗了榨菜,又想来骗飞机和AR技术?我们是不会上当的。

戏谑娱乐之外,我们还应该关注到这样一个现象:台湾黄世聪们对于内地的观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样仅仅只是集中在以“茶叶蛋”和“榨菜”等内地生活细微处的偏见认识,而是有北斗导航系统和国产大飞机C919等大型战略层面技术布局的正确认识,又有像联想晨兴AR技术等实现过程中先进技术的深入洞察。

北斗导航系统和国产大飞机C919等国家重大项目自然在舆论层面的曝光不少,而联想晨兴AR技术则就算是在内地知道的人也是少数。所以,不禁让人产生好奇,联想的这项技术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些台湾观察家们叹为观止?
1.“让每一个人都能修飞机”

事实上,联想晨兴AR技术早在2017年就已经展现在国人面前。在联想当年的TechWord活动上,其就发布了这款可以帮助修飞机的晨兴AR硬件设备。

在联想内部,这项技术的来源是联想研究院上海分院。彼时围绕这款设备设置的主题叫做“人人可以修飞机”,在发布之前现场观众大多认为,这只是一种用于宣传的夸张表达。

发布开始,联想研究院上海分院院长毛世杰走上舞台,舞台正中央是一台1:1的完整真实飞机发动机,金属质感很强。他带上了晨星AR眼镜,扫描,识别,建模,而在他的视角里,参照现实的飞机发动机数据模型开始建立。模型重叠在真实物体上,一真一假,虚实结合。他的右手稍微动一动,这个模型立马就能被有序拆解,然后迅速定位故障问题,再通过专家连线的实时指导。

整个过程很快,全程也不过6分钟,但凡是看过这个视频,都会惊叹于这科幻片般的场景,并不会质疑他“每一个人都能轻松修飞机”的表述。

项目发布后的第二年,晨兴AR就迎来了丰收。首先,在2018年的TechWorld上,联想在硬件的基础上,晨兴AR商用平台与SDK,完成了端与端的布局。

接着,在这年11月份的珠海航展,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与联想集团研究院签订AR技术应用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商飞是实施国家大型飞机重大专项中大型客机项目的主体,也是统筹干线飞机和支线飞机发展、实现中国民用飞机产业化的主要载体。让台湾黄世湘们评价为,有望打破空客与波音空中垄断霸权的国产大飞机C919就是来自于有晨兴AR技术加持下的中国商飞。
2.既要效率,又要精度

签字落下最后那一笔的仪式定格在秋天,但是联想研究院与商飞的结缘,要开始得更早。商飞之前根本不知道联想在做AR这个事情,和外界一样,他们认为联想就是搞电脑的。

联想PC品牌概念太强了,研究院根本不为人知,研究院的技术更是匿影潜形。在之前鹿鸣财经所独家发布的那篇《联想重生:研究院的胜利》一文中就曾提到,记者与毛世杰的对话过程中,其前后有3次表达了类似的场景:客户跟研究院接触之后才知道联想有那么多核心技术。

去年夏天的时候,热气穿透屋顶、墙壁和地板,上海,2018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毛世杰这支特别的团队,搞了个展会,商飞也在现场。毛世杰派了一个人现场演示了一下联想研究院的AR技术,商飞看到后颇有兴趣,脑海中冒出一句:就是它了。

然后就是参观研究院,接触研究院,与联想研究院谈一些具体合作。商飞最初抛出的难题,是飞机内部接线缆,在当时的技术环境和大家的普遍认知里,“这是最有挑战的事情。”

“你们现在的技术肯定做不到。”开始的时候,商飞对联想研究院还持有怀疑,还主动拉来另外两家,希望与毛世杰他们合作完成,算是一个留后路的Plan B。但是在后期,商飞某种程度上是被震惊了,这个“惊”解释得更具体一点,就是惊讶,与惊艳。

飞机制造需要非常多的零部件、线缆组装,一般大飞机生产线在商飞都需要至少几百号员工。就以插线缆头组装为例,一般是三人一组,可能有十几个小组。而插头只是其中一个项目,类似的项目超过20个,每一项都费时费力。

航空插头是密密麻麻的孔,线缆很多,三人中的一人专门查无数条线缆其中一根线缆的编号,并得出结论它应该插在哪个孔上,另一人要去实际端口位置把孔的位置找到——用肉眼,从密密麻麻的孔中找到一个。而这个插孔不足两毫米,比马蜂窝要密集细小得多,肉眼难以可见。三个人一组,最后一人便是确保位置的争取性。这些生产线上的工人也很快需要调班,以免疲劳出现失误。

而相同的线缆,在一架飞机上,有成千上万条。

商飞不是不想智能化,而是认为智能化的精确度,到不了这个程度,只能维持这样的工作模式。

晨兴AR则给这样难题带来了解决的希望。只需要一个人,拿出一根线缆,通过AR眼镜,用接口扫一扫,相应的端口上就会显示出配对的孔的实际位置。“戴着AR眼镜,图纸就全部标识出来了,每个线缆从哪拐,怎么接,就非常简单。

这就是技术的力量,看起来像科幻电影一样。从火神的仆人、拉比的魔像(golem)到木牛流马,我们从来没有放下过有一种造物能代替自己从事机械繁重的劳作的企盼。但是在今天,比起重复,可能我们更需要智能解决的难题是——复杂。

当全部装完以后,又可以通过AR眼镜来检查,有没有差错与遗漏。以往,在安全性上,一根线插上去后又断掉是有一定概率的,所以一般飞机的操作流程是插进去以后又拔出来再插,保证线缆不会掉落。AR眼镜同样能视觉识别这个动作有没有必要,或者说有没有做,从而提高飞机的安全性与可靠性。

后来,联想研究院与商飞的合作越来越频繁,领域也越来越大。比如第二代晨星AR眼镜,微软的同款产品太厚重,他们就提供轻便的。比如5G,商飞的整个园区都布好了5G,联想就用5G做远程视频协助。
3.震惊“榨菜哥”的究竟是什么?

毋庸置疑,正如榨菜哥在视频中所言,台湾的AR/VR技术发展并不算落后。以HTC为代表的台湾虚拟现实企业实际上在这个领域仍然处于国际前列,其硬件设备从数据上来看仍然被全球市场所热捧。

那么,究竟是什么让其对大陆技术产生这么震惊的表态?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尽管HTC的相关硬件设备依然畅销,但是其设备和技术却大多在应用中主要以扮演文娱功能的角色为主,在商业应用场景的发掘上还是较少。

反观大陆的联想,都已经将这个基于计算视觉的技术应用到了大飞机制造这样的大工程领域,产生的社会效益自然要高出不少。这样的路径差异,再加上台湾市场自身对于其未来技术发展的普遍焦虑,榨菜哥们将晨兴AR称之为“黑科技”的震惊表态也就不足为奇。

在移动互联网刚兴起时分,HTC的手机设备也曾跻身世界前列,发货量甚至短暂超越过苹果,如日中天。而现在主流手机厂商榜单上已经找不到它的名字,其将未来的希望寄托在虚拟现实设备在C端的爆发。

这样的希望从目前来看,还没有出现成功苗头,同时市场的热度在从C端向B端转移。而毫无疑问,在B端的计算视觉商用市场上,联想的晨兴AR技术已经走在了前列。

编者按:本文由创业网转自鹿鸣财经,作者金德路。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分享到: